存档

2012年11月 的存档

哪里可以学习电脑横机制版?

2012年11月30日

  传统的手摇机已经被电脑横机所代替,电脑横机已经成为毛织行业最主要的生产工具,完全操控电脑横机的人就是电脑横机制版师傅,所以,电脑横机制版就成为毛织行业最吃香的职位,想学习的人自然就不少。

  想学习的人当中,有的人直接就可以找到师傅学,有的人运气好也有老板买了机器后派去生产电脑横机的公司培训学习(当然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学会回来后老板还是要从你身括回更大的利润的)。还有的人就不知道去哪学好了。哪里可以学习电脑横机制版呢?其实像大朗等一些电脑横机集中的地方都是有培训班的,但选择什么样的培训班就需要个人的慧眼了,有的一千多块人,但学习过程中只能上机二次的,那样的最好不要去学,上机的机会都没有,还不如购买电脑横机制版教材自学算了。还有的人知道有培训班,但就是想找个师傅亲自教,手把手的亲自带,这样的一般都是需要有缘份才可以的,要符合各种条件,如:要你懂得尊重师傅、要师傅愿意教;还要必须是在同一个地方上班,经常在一起。还有一部分人对毛织已经很有经验,吓数、毛织针法都很熟悉的,电脑横机操作也很熟练,这样的人完全可以购买教材自学学会,但必须要自己自觉学习和买的是好的教材,当然了,如果说速度,还是培训班学习比较快点。这就是花钱买时间吧。

  对于以上的各种学习方法,最速成的还是到培训班学习吧,因为可以边学边上机实习,还有每天都有充足的时间练习,对于这样的学习方式,只要是有毛织基础的人,只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学成了。

  学习电脑横机制版,到哪学呢?本人推荐想学的人还是到培训班学吧,花点钱给自己买点时间和买个机会。

-精华文章

电脑横机编织工时预测

2012年11月3日

  在不同的情况下毛衫厂都可能要对电脑横机编织工时进行预测,以下是可能需要进行编织工时预测的情况,在预测时先要进行机械的选型,再根据机型来作预测。

  打版软件的时间预测有两种方法:

  1. 根据机头行程和所取的速度,配合驱动电机的加减速时间计算出每一行程所需时间,然后累计。

  2. 根据机头行程和所取的速度,和这个速度时该行程每分钟的转数进行计算,然后累计。

  据估计大部分的打版软件是采用第二种方法的,所以我们集中讨论第二种方法的过程。

  因为完成打版之后,不管织什么动作,用单机头或双机头都变成了只计算两个数据。

  机头的行程宽度;

  所取的速度;

  根据这两个数据可以计算得很准确,差异只存在于起底板动作需要时间的误差和实际投产后生产工艺的误差。

  在吓数纸阶段的计算,理论上也可以完全采用打版软件的计算方法,制作一个软件进行计算,也可采用人工计算,计算方法如下:

  1. 先统计现有生产设备的机速与开针的关系。

12G单系统编织,机头一行所需时间

  12G双系统编织,机头一行所需时间

  1. 统计该设备的辅助动作时间。

  辅助动作时间:

  3. 根据编织结构推算机头行数,通常先计算基本组织的编织及空机行数。

  4. 估算平均开针宽度和行数,如果变化较大,可以分段计算,再合计。

  5. 以平均开针宽度和行数,计算出所需时间。

  编织行数时间:

  空机及套针行数时间:

  6. 将所有有关的时间累加就得出所需工时。

  7. 在得出每件衫的编织工时后,还要加上效率的因素,才能作为成本计算的根据。

  辅助动作时间 :

  编织行数时间:

  空机及套针行数时间:

  吓数纸计算编织时间:56.6sec+842.76 sec +76.8 sec

  =976.06sec(16min 16sec)

  机器实际操作编织时间:944sec(15min 44sec)

  相差为3.4%,不同的吓数纸和编织方法,会影响其准确性,若将计算方法简化,计算效率会提高,但准确性会降低。

转载

大朗镇:毛织业的新旧困难

2012年11月3日

“作为产业转型升级的试点镇,大朗的压力一直很大。”东莞大朗镇宣传教育办主任邓石岭说。

  自1979年承接香港毛纺织产业转移以来,大朗逐渐改变了房屋加农田的面貌,毛织业一度成为大朗最重要的产业支柱。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的“淘洗”,现今又承受传统制造业洗牌加剧,大朗的毛织业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如今,该镇一枝独秀的产业格局已经被打破,形成了毛织产业、电子信息产业、装备制造业三足鼎立局面。

  但是大朗毛织业面临的各种新旧问题仍不可忽视。

  新旧市场

  大朗有两个毛织市场。旧市场位于该镇毛织西路路口,靠近旧汽车总站;新市场中国·大朗毛织贸易中心于2003年12月投入使用,位于复康路,靠近新汽车总站,是一年一度的中国(大朗)国际毛织产品交易会的主会场。

  新旧两个毛织市场的反差,是大朗毛织业转型的生动剪影。

  9月16日下午三点左右,旧毛织市场所在的街道空荡、气氛阴郁。小小的毛衣批发店、服装辅料行鳞次栉比,但货品色彩都很单调。

  “只能慢慢熬。”在服装市场上打拼了二十余年的慧盛毛衣批发的老板邱,这样形容自己的处境。

  “人力成本上升、辅料成本大涨、订单减少、税费居高不下,再加上从事中低端制造的利润实在太低,是业内中小企业难以摆脱的困境。”他说,不断有工厂倒闭,或将生产环节转移向山区、内地,甚至东南亚。

  9月17日下午三点左右,记者在新市场看到的则是另一幅景象,即行业内的一些大企业通过努力转型取得了成功。

  在中国大朗毛织贸易中心三楼A区办公室,卓为集团总经理李文凯向记者阐述了集团转型举措:数字化生产、自产自销、拓展内外销售渠道、发展电子商务、注重研发设计。

  “公司全部采用数控织机,一个人同时照看六台机器。”李文凯说,数字化生产节约了企业成本提高了生产效率。

  2010年4月,大朗镇政府出台政策,对企业购买数控织机给予奖励。截至目前,大朗共发放奖励金1383.4万元,涉及电脑针织横机7494台。邓石岭说,全镇数控织机从2005年不足1000台发展到目前的4万多台,节约劳动力约20万,成为全世界使用电脑横机最多、最集中的地区。

  卓为还积极拓展营销渠道,订单主要来自国外分公司,比较稳定。李文凯说,一般的厂主要承接来自其他贸易公司的订单,当遭受国外经济危机冲击之时,生存空间就会大大萎缩。

  卓为集团还积极通过电子商务拓展销售渠道,从事网络批发,针对单一客户也提供个性定制服务。

  电子商务也是大朗镇政府一个重要的扶持方向。官方资料显示,目前全镇3000多家企业中,有2500多家开展了电子商务。

  下一步,大朗政府计划将贸易中心三楼打造成大朗毛衫电子商务企业的孵化器。

  升级路艰

  政府主导的转型之路还很漫长。

  “我们的思路是,希望通过六个公共平台的建设,为毛织产业的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公共支撑体系。”邓石岭说,六个平台是指研发设计、质量检测、人才培训、信息咨询、展销物流和融资服务平台。

  大朗毛织贸易中心显然是完成这些平台建设的一个重要载体,但从大朗镇宣传教育办罗林生透露的信息看来,贸易中心的建设并未完成当初的设想。

  “旧市场小企业的进入,拉低了整个贸易中心的档次,导致很多大型企业不愿意进驻。”风向服饰副总经理陈荣奎说,电子商务方面,企业的数量上去了,但做得好的一些企业,不过是通过电子商务渠道低价出售质量低劣的尾货,对大朗毛织业的名誉造成了极大损害。

  李文凯也表示,电子商务市场的确存在“尾货店”和“订单店”两种性质不同的店,政府要真正发展的应该是后者。

  电子商务人才十分匮乏。“本来说建立了一个基地,要我去给做培训,后来也没有音讯了。”陈荣奎说。

  而在品牌建设方面,尽管镇政府出台了《大朗镇名牌带动战略实施方案》,希望能在这方面有所作为,但是成效并不明显。

  大朗镇毛织业要真正完成转型,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转载